[走訪居權系列報導6] 一頓遙遙無期的團年飯:方伯伯一家

編按

爭取居留權運動持續進行至今已十六年,在這叫人難以想像的持久裡,家長與子女們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怎樣地堅持過來?他們的故事,就是運動的歷史。自治八樓籌辦走訪居權家長與子女的活動,協助一班關心居權運動的朋友,以文字紀錄這些家庭如何被政權碾碎,與及無權無勢者卑微而堅強的反抗。一・二 九判決紀念日將近,十六年前的一月二十九日,香港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享有居港權,這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即使判決很快就在同年六月二十六 日,因港府提請人大釋法而被推翻──每年一月二十九日,居權家長與子女都發起遊行與晚會,要求「還我一二九判決!」如果你好奇,一場運動如何能堅持十六 年,請花時間閱讀這些居留權的口述歷史。如果你被觸動,請在一月二十九日,來參與遊行和晚會。

籌備及導引:自治八樓

鳴謝:

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居留權大學的協作

各接受訪談的朋友的分享及多年的辛勞及堅持

各參與走訪及撰寫報導的朋友的投入

特別鳴謝:

所有在居權抗爭路上共行的朋友

=======================

居留權一‧二九,十六周年

【還我民主,還我人權,還我家庭團聚】

下午遊行:2015年1月29日

下午二時於灣仔入境事務大樓外聚合集會

下午三時遊行往政府總部抗議

晚上燭光晚會:2015年1月29日

晚上七時三十分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

DSC07302-A

「我只想在大時大節時,可以一家人齊齊整整,吃一頓團年飯。」年近八旬的方伯伯感慨的道。
雖在常人眼中,一家人齊整整的吃一頓飯,看似是一件平常不過的事;但於方伯伯的一家來說,卻是天方夜譚。終審法院在1999年裁定香港居民在內地所生子女均擁有居港權後,卻因人大釋法將來港條件設限,致使14歲以上的子女無法申請來港,剝奪了他們的港人身份。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家庭悲劇,而方伯伯的一家正是其中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政策僵化 港人子女有權變無權

方伯伯一家五口,育有五名子女,雖其中長子及次子已擁居港權,惟在港工作難以持生,加上他們的家庭成員都在內地生活,故二人未能與兩老同住。方伯伯與方婆婆與年僅十二歲的孫兒並持雙程證的女兒方同住在荔景的一個三百呎的斗室內。

父母是香港人,子女理所當然是香港人,這是一個合理不過的邏輯,不過這種邏輯似乎難以應用在這群受居留權問題影響的家庭身上。方伯伯的父母是香港人,由於四十年代的香港生活環境惡劣,所以方伯伯在內地出生成長,卻因為內地的行政效率及貪污問題,直至40多歲時(1984年)才 獲批到香港生活。又因為方伯伯到港後,香港的生活狀況未如理想,所以他只能在內地生養孩子。當時中港兩地可以自由進出,方伯伯因而未有意欲急於申請內地的子女來港。加上「父母是港人,子女當然擁有居港權」這種天經地義的想法,方伯伯一直打算從正常法律途徑申請子女來港團聚,卻使方伯伯錯過了將自己的子女申請來港的唯一機會。

1999的時候,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在內地非婚生子女擁有居港權,為這家人的團聚帶來一線曙光,然而好景不常,後來的人大釋法將可來港子女的年齡收窄在14歲或以下。方女當時正值14歲 半,因此方女因那半歲之差,未能合乎當局的申請條件而無法來港。她無奈的道:「我並不是要它(當局)立即批准我來港,我只是希望它可以給我一個等待的期限。但是如今,我連(申請)等待的機會都沒有。」同時,也因為她是「超超齡的子女」,有關當局未有提供任何合法途徑可供她申請來港。如今年屆44歲的她,在02年在港誕下一子後,只能持雙程證來往中港兩地,照顧兩老及幼子。

「每三個月要續一次證,我都很想擁有一份工作,但由於持雙程證未能在港打工,非但沒有收入,還要花錢在港吃飯生活,交通費又昂貴,生活甚是艱難!」她感嘆道。「我爸爸的父母是港人,我的父母也是香港的永久居民,為甚麼我卻沒有香港人身份。」對於生活的壓力以及港人身份的不公,她可以做到的只是等待港府有「格外開恩」的一天,可以讓她與父母及子女團聚。

兄弟反目 無依老人為口奔波

方伯伯首次申請子女來港時,內地當局要求他的其他子女簽署聲明,承諾放棄申請來港的權利,才會接納他的申請。長子認為做法不公,拒簽聲明,導致家庭關係緊張,雖然最後因方伯伯的介入而成功解決了,但兄弟關係卻因此大不如前。即使這不是人為的過犯,乃是制度的錯失,儘管後來長子也成功獲批居港權,可是仍對他 們的家庭關係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方女道:「父母當然想所有子女都來港,但情況不許可,也只能忍痛作出抉擇,也因為如此導致兄弟反目,終究這不是一個家庭的事,是兩代人的事。」

雖然方伯伯已屆花甲之年,卻未能如其他長者一樣,享受悠閒的退休生活,更要為糊口而疲於奔命。兩名擁居港權的兒子要在內地養家活兒,未能侍奉在側;與兩老共同生活的女兒,卻因持雙程證不能在港工作。為了維持生計,年過七旬卻堅持拒絕領取綜援的兩老,要從事日曬雨淋的清潔工作。談到工作與生活的辛酸,方婆婆自嘲道:「不辛苦,豈得世間財?為了生活,也沒有辦法了。即使我們不吃,孫兒也要讀書吃飯呀。」

抗爭多年始有小成果

「年紀大了,(遊行時)沒有力氣走畢全程……從這裡到港島區遊行的車費很貴,加上我們還要上班,有時候,真的有心無力。」方婆婆嘆道。持續了十多年的抗爭,他們想要的只是簡單不過的一家團聚。有關當局對於這群弱勢的訴求,總是馬虎回應,敷衍了事。遺憾的是,經過多年來的爭取,對子女的居權問題仍沒有得到實質的改善,週而復始的遊行、靜坐、寄信,將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變成一次又一次的絕望;從黑頭到白頭、有心有力走到有心無力。談到爭取運動的成效時,方伯伯甚至晦氣的說道:「遊行、抗爭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用的!」在這十多年漫長而艱巨的抗爭路途上,有時候或會讓人感到心灰意冷。

然而,這些年來的努力從不是白廢的,在2011年初,在家長們持續的爭取下,政府終於終於著手處理「超齡子女」政策的問題,放寬了港人在內地成年子女的申請,雖然「超超齡子女」的問題仍然未得到解決,但這於抗爭的旅途上,終究是一個令人鼓勵的成果。

方女的外公外婆是香港人,她的父母也是在香港打拼了數十載的香港的居民,諷刺的是,她自己卻甚麼都不是,她的港人身分竟因年齡限制被褫奪了。同樣的悲劇卻在無日無之的上演著,兩地政府的各種政策限制,致使無數個家庭的支離破碎。這目不識丁的弱勢社群,多年來以最文明、和平且理性的方法,去爭取作為父母最基本的人性訴求──一家團聚。他們不懂玩弄語言偽術,也不諳法律條文,他們只是誠懇的希望有一天,當權者可是正視他們的訴求,好叫他們在有生之年,得享這尋常百姓家應有的天倫之樂而已。

走訪及撰稿:嘉雯

籌備及導引:自治八樓

鳴謝:

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居留權大學的協作

各接受訪談的朋友的分享及多年的辛勞及堅持

各參與走訪及撰寫報導的朋友的投入

特別鳴謝:

所有在居權抗爭路上共行的朋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0) 最近: 走訪居權系列。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