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永隔一江水——居留權十五年

2014年1月29日 12:07

中港矛盾漸次升溫,主流社會對「新移民」充滿排斥、標籤與偏見,甚至乎將新移民成了萬能藥,把香港各方面的制度問題如公共房屋短缺、醫療資援不足、福利保障缺乏,疑似資源不足的問題,都歸咎於新移民出現,彷彿只要沒有新移民,所有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香港好窮?

 

香港根本非常有錢,2013年香港的外滙儲備是3112億美元(by wiki),全球排第9,一個小城市,儲備比起德 (第11)、法(第15)、美(第18)這些大國家更多。我們錢多到要退稅、要派錢,政府年年散佈消息擔心財赤,事實上人多了也養得起,更好的福利也足以應付。是政府水浸卻不去用,而不是沒有錢。資源當然從來都無可能是無限,可是資源不足的說法,也絕對不是事實。我會疑惑,政府成日呻窮,又話會財赤,這樣引發恐懼,難道不是管治手段的一種?

自有永有的香港人?

 

 另一方面,甚麼才是「香港人」?甚麼是「新移民」?定義從來都含糊,並且與史糾結在一起,隨著政府政策及政治因素等不停轉換。中英聯合聲明、抵壘政策、吳嘉玲案、人大釋法等等,這些因素都是影響著何謂「香港人」的定義。然而每次政策轉換,都是把人分類,劃一條界,於是總有些人被劃在界內,有些人跌了出界外。所謂「新移民」,在這些轉換之間跌入政策漏洞沒有被照顧到,就被劃走了。

其中一個例子是,十五年前,即1999年1月29日,「吳嘉玲案」在終審庭判決,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擁有居港權,後來港府急忙提請人大釋法,將終審庭判決推翻,最終解釋指出生時父或母都未成為香港居民的人士沒有居港權。

由那時候開始,這些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及家長,展開了漫長、沒有限期的爭取。可是由於政府誇大將會來港數字,加上傳媒的炒作,挑起了「香港人」(其實即是舊移民) 的不滿。既然是港人所生子女,事實上也是「香港人」;所以其實不是中港矛盾,而是港港矛盾。許多家長已七老八十,一生人的願望都只想骨肉團聚,勞碌一世,老來孤苦無依;至於居權子女,則由年輕步入中年,最好的時光都在等待中渡過。這中間無論政府與傳媒,都有份把他們推向邊緣。

最近去訪問一個家長,兩個老人的年齡加起來有5個我。他們的兒子在79年因為超齡無法來港,一家五口,只剩他一個人在內地。直到99年來港爭取居港權,卻在1年後突然癌症病發,肝臟出血,送到醫院急雖救保住了性命,但也需要長期醫治。入境處說,不可以留在香港,回內地醫吧。可是內地的醫療極不完善,也需要不停付錢買通醫護人員才可得到基本照顧。過了幾個月,2000年的時候,他就過身了。過了幾個月,他的媽媽患上同一個病,天天出入醫院。說到這些情節,難免老淚縱橫,耿耿於懷79年無法把兒子帶來香港一起住。兩個七八十的老人相依為命,臨去前最大心願是可以讓孫和兒媳送來香港照顧自己,「好想佢快D落到黎,我都老啦」。無法達成的心願,只能用這種方式做心理補償。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遇上很多困難、爭扎。體制、社會的主流意識、價值等等,創造人的生存條件,於是在這種條件內掙扎的「個人」選擇,其實並不是那麼「個人」。它可以讓某些人一生順風順水,也可以催毁人的一生,如果你得益,是因為幸運。一句「蝗蟲」、「落黎香港做乜」、「新移民爭福利」,不過是一句話,多麼輕鬆,又多麼涼薄。幸運兒,別人背負著的,可能是一個地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3) 居權感受分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