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十五年前的學運:記錄於參與居留權運動

香港獨立媒體網  [週三 2014-01-29 羅冠杰]

十五年前的學運:記錄於參與居留權運動

(圖片來源facebook event)

受訪者:陳敬慈(1999年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在阿慈的回憶當中,居留權事件是一件突發事件,未有在政綱內提及。上莊後不久,就有數百名居留權子女在當時的政府總部靜坐。當時社會氣氛是不給這批人產生同情,但主流講法都因這是一個綜審法院的判決,是無可能推翻,當時亦沒有提出任何人大釋法的建議。

當時民主派的陣營及社會運動的陣營一開始都較一致,認為綜審法院已經作出了判決,無論如何也要落實,只是要如何落實。港大學生會會上包括已畢業的學生回來討論是次居留權事件,主要以法治及人權為討論重點,但無論如何,也是要去支持是次運動。

因此,其後港大學生會拉橫額到政府總部,為是次運動作出支援、發言打氣。慈回憶起當天,數百人在政總,下著雨,又濕又凍,各人都走到樹下避雨,場面十分淒涼。回到校院後,學生會亦有透過群發電郵希望各位同學可以捐贈衣服或被給居留權的家長及子女。

其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內,香港大學學生會及中文大學學生會將是次事件帶到學聯去討論,在第一次常會後眾人就走了政總聲援家長,其後亦有在不同院校內舉辦講座。當政府推出一百六十七萬的虛假數字後,學聯在立場覺得要在社會上扮演支持弱勢的角色,與當時甘仔、家長會、居留權委員會、人權監察以及部分議員等去支援整個運動。

當時主要的港大及中大學生會嘗試將傳媒焦點由家長及子女本身轉移到整件事上,例如連續數天舉辦遊行及坐在政總門口嘗試阻止行政會議的開會,亦試過拉大隊去立法會抗議及留守。期後亦試過在會議內,當政府提出人大釋法時,嘗試帶同花圈象徵法治之死,衝入去立法會內。而學聯亦舉辦過連續數星期過千人的遊行集會。學生成功在是次運動中爭取到參與討論的機會,去和大眾講更多為何要支持這場運動的理由。而同時,當時行得較前的學聯亦使運動可參與及討論的空間擴大,令不同團結有空間進入這場運動內。慈回憶當年港大學生會甚至借出多部電腦到政總,協助人權監察幫家長及子女做一個個人資料的登記,並想即時透過法律程序幫他/她們申請居港權。當時學聯亦曾在三四月時派出三名代表前往北京請願,學聯的會所亦長期借出給予爭取居留權人士開會。

不斷的行動直至當年六月二十六日人大釋法後,成個運動似乎已經形成定局。學生會的身份亦似乎沒有介入的位置,當時學聯只能夠透過個別同學繼續協助,主要已經是處理案件,case by case地處理。

節錄於學聯報

筆者後語:「居留權事件已經到了第十五個年頭,參與這場運動的並不只有家長及家長在內地所生子女,而當年,一班抱著為人權為公義為弱勢爭取的學生也是運動中的參與者。十五年後,大局似乎已定,但這場運動卻仍未到結束的一刻,有很多問題仍未解決。但作為學生十五年前,運動的高峰,以及十五年後,要如何參與這個運動,如何去推動運動的延續性,以什麼身位再次進入運動是值得我們去思考。亦希望各位能夠在本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七時半前來遮打花園支持這班家長。」

原文刊於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0509?fb_action_ids=10151826233202522&fb_action_types=og.likes&fb_source=aggregation&fb_aggregation_id=288381481237582

廣告
本篇發表於 3) 居權感受分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