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仔絕食日記2010年7月20日

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

一號風球﹐天氣還是很熱。 早上﹐Christine又來看望我們了。她留下一本雜誌。雜誌的封面故事是她﹐形容她為香港的Stylist。Christine表示她想捐些錢給我們。不明白她的經濟方面有這麼大的能力卻未能解決自己兒子的問題。上主﹐我們要不停地感謝祢﹐因為這幾天是祢潔淨我們心靈的日子。

接著﹐別的團體的人也來了。例如支聯會的馮海玲和她另外一位穿綠色T恤的朋友。11點半的時候﹐明報一位攝影師來了﹐他說12點在這裡我們有一個記者招待會。應該是Jackie通知了新聞界。家長逐漸來了。他們都想參加絕食的行列。大家預備了紅色頭巾﹐上面寫著「絕食」兩字﹐綁在頭上。 緊隨著﹐其他報館記者和攝影師來了。居留權事件似乎又再次浮現社會。

明報那位年輕的實習記者﹐留在這裡很長時間﹐問了很多問題。看看明天報紙會報導什麼。有線電視的記者﹐走了又回來好幾次補充資料。後來﹐我給了他我的聯絡電話號碼。《大紀元》的Cassi也來了。她在本子上記下了很多資料﹐還錄下了我們之間的對話。Lenny也打電話問候。他說居大和居小的音樂會場地可以租油麻地梁顯利中心﹐日期定在8月29日下午。雖然﹐這次不像兩年前的安排﹐正式而隆重﹐但這個地方還是可以的。

下午﹐有三個組織來立法會大樓這裡示威。他們反對公屋加價。我們也派了一些絕食資料給他們。後來﹐天氣開始變。風球逐漸靠近香港。居大的Catherine和Ivy帶了兩大樽水來。因為她們的努力﹐我們的居大得以繼續發展。接著﹐胡露茜來了﹐和她一起來的還有基督教的牧師和弟兄姐妹。胡露茜說就在昨天﹐她的課剛好教到我們這幾年無暴力的居權鬥爭﹐她還特別提起上次因失火事件的絕食。其實那次絕食﹐目標是要求爭取的居權兄弟姐妹不要用暴力方式爭取。她說我們基督徒應該較深入地默想﹐想想該怎樣積極但無暴力的爭取權益。她們想邀我到他們基督教神樂院作分享﹐時間是下星期二。我說看看到時候情況怎樣﹐因為暫時還不知道這裡的發展。

接著﹐六點半的時候﹐阿炫陪我去大專聯會。彩雲在太子地鐵站和我們會合﹐然後一起坐計程車去明愛中心。上中心六樓的時候﹐我告訴那裡的學生﹐很多年都沒有上來這裡了。 會談開始前﹐我說了一點點七十年代時和大專聯會合作支持木屋居民﹐也說了一點點居留權事件現在的情況。接著開始進入露宿者的主題。

先談83年時第一個開始接觸的露宿者曾偉雄﹐還有住在油麻地天橋底的霍瑤﹐後來被發現凍死在街上。那時﹐因為霍瑤的悲涼遭遇﹐感觸良多﹐不自禁為他寫了一首歌。唱了第一節給大家聽。接著談起那個發生在天橋底下的悲劇﹐兩個露宿者不知為什麼彼此吵起架來﹐吵得眼紅脖子粗﹐後來還打了起來﹐結果一個死了﹐一個受傷。也談了第一次去社會福利署的情況。那一次是和一個老婆婆一起去的﹐她臉上長了個大腫瘤。

接著談到84年的事。當時有一位英國社工﹐叫Jennie Stree﹐透過她寫的有關香港露宿者的研究報告﹐我們成立了「露宿者委員會」。接著﹐周樹德加入了委員會﹐我告訴大家他是怎樣直接接觸露宿者的。接著談到的是85年的事以及89年阿甘仔在油麻地街邊露宿一年的經歷﹐還有﹐最近我們在江蘇徐州開的兩所「露宿者之家」﹐給露宿者提供食宿。 接下來是社會組織協會的阿東發言﹐他會分享從90年代到現在自己接觸露宿者的經驗以及香港露宿者的最新情況。

大家很希望露宿者能夠主動爭取自己的住屋權。

後來﹐再坐計程車到太子地鐵站住地鐵回中環。回到立法會大樓看見盧敬華和Cally。他們希望我們明天停止絕食。柏齊和魚仔接著也來了。柏齊這次很正經嚴肅地和我們交談。阿陽也來了﹐帶來了一瓶沐浴露。明天可以試試用來洗澡。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絕食日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