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行動2010年7月19日第二日

菜園村村民來了,
苦行者八十後來了,
居留權家長協會幾十個家長來了,
居留櫂大學同學來了,
橫額越來越多,

多謝來支援的朋友,

我們情況穩定,
除了小青傍晚有點頭暈和肚子痛…

***********

小預告, 唔好等大家來到見不到絕食者感疑惑,

明天小青要離開絕食營地立法會外一陣, 陪媽媽去睇醫生,  除了是對公義的堅持, 照顧父母也是小青其中一個努力要爭居留權的基本源動力…睇完醫生就會回來…

明天傍晚6:30甘仔會參與在旺角明愛中心(天主教大專聯會辦)一個關於露宿者的分享會, 同時繼續絕食…晚上10:30回到立法會…

***********

文: 余小青 (寫於2009年母親節)

本人余小青今年38歲,16歲自己獨立出來工作。來港爭取居港權之前,一直在深圳工廠工作,沒有很高薪金,但生活仍然過得去。

一九九九年我在內地得知,按照《基本法》規定,經香港終審法院確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依法享有這個權利。於是,我於一九九九年五月一日來港參與爭取居港權。二零零三年三月底回到內地之後,做了幾個月保險,但因父母年邁,而且父親患上腸癌,需要我來港照顧他們,父親因病,於去年十月去逝。

74歲高齡的母親目前獨居,身體傷殘,腰骨彎曲,行動不便,而我要持續申請雙程證來港照料她,打理日常生活,陪她看醫生。每三個月就要回內地簽證,造成經濟壓力,沒有固定居所,穩定的工作收入,有很多麻煩。回去簽證期間,也不放心母親一個人獨自生活,長期病患的她,如果我不在的時候,精神不好的她,只有依賴叫外賣。

父親以前有點積蓄,但因為哥哥生意出現問題,同嫂嫂婚姻出現問題,父親為了幫哥哥挽救家庭,動用他畢生積蓄,以致去世前亦無分文,而且沒有錢交租而被迫遷。

父親去世後,剩下母親,而我更應該加倍照料她,目前的狀況,令我沒有機會拍拖,亦沒有辦法有自己的工作。每次回到內地,第一時間去簽證,然後接一些散工回家做,以幫補生活。

一九八九年,母親與哥哥一起批准來香港,按照目前國內的單程證申請制度,我不可以再申請來港生活。

我覺得香港政府處理居港權一事有欠公允,只有持續爭取才可成功。不少爭取居權的朋友己經紛紛返回內地生活,留在此地只有父母和幾個子女。有人失望,有人放棄,但我亦沒有理會,堅持不懈,與家長們一起抗爭。雖然生活得很辛苦,而且對比以往的朋友和同學,我似乎一無所有,沒有事業﹑家庭。但是,在整個居港權運動中,令我生活得很充實,認識了人權﹑法治﹑民主。最近,同八樓的朋友去了上水菜園村,協助當地受興建廣深港鐵路的村民。每逄周未,我就去尖沙咀英語閣學英語。

由于母亲長期病患,腸胃不好,不適太宜吃太硬的東西,而且比較清淡,加上有限的經濟,肉碎粥,經濟而又有益身體健康,平日做給母亲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廣告
本篇發表於 6) 2010絕食行動-。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絕食行動2010年7月19日第二日

  1. 余振雄 說道:

    支持你們,本周找時間過黎探望慰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