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仔絕食日記 2010年7月18日

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

今天是七月十八日﹐星期天。我們的絕食在主日開始。

早上有件特別的事﹐第一次在大埔開彌撒。因為本堂神父是朋友﹐他邀請我去。準備開彌撒時﹐突然看見一對為大家所熟悉的夫婦﹐他們姓莊。他們在六四前後都會參加很多紀念活動﹐甚至會帶同兒子參加遊行。在兒子很小的時候已開始參加這些活動。他們也是最近才開始參與大埔堂區的彌撒。

大埔堂區的彌撒時間是七點半﹐我以為趕不及葵涌村另一台九點半的彌撒。怎知九點二十分已到了。我們的婆婆都來了。很高興大家都來了。我們就像今天讀經裡的阿巴郎、馬爾大和瑪麗亞迎接上主般一起參與彌撒。上主最重要的的意思是要聆聽祂的話。祂的話比物質上的東西例如食物﹐或平時令我們忙得團團轉的事情重要的多。

彌撒後我們去了美心快餐店吃午飯。剛剛好十二點吃完絕食前最後一餐。飯後還有些少時間﹐搭地鐵到中環站﹐但到站不出閘﹐在裡面寫日記﹐因為有空調﹐較舒服。差不多兩點的時候出閘去遮打花園。誰知道有菲律賓團體在花園裡搞音樂會。于是﹐我和一些家長就到立法會大樓等。家長和子女漸漸越來越多了。很快﹐立法會大樓的守衛叫我們不要在大樓的側邊上等﹐影響行人﹐他們叫我們到大樓的正門等﹐那裡沒有行人。正門正是我們每年為紀念1.29判決露宿抗爭的地方﹐這就像回到自己的地方。有立法會負責人來問晚上會不會回去遮打花園。我們認為留在這個老地方較好﹐因為可以有較多機會接觸在正門出入的立法會議員。

居大朋友拍了很多照片﹐說要搞一個「絕食特刊」。八樓的朋友也來了﹐拍了很多照片﹐說要放上Facebook, 向其他朋友報導這裡的情況。接著﹐蘋果日報記者和攝影師也來了。其實﹐這次絕食行動我們並沒有通知傳媒。原本打算低調﹐然後才逐步逐步讓其他人知道。原來﹐是我們的朋友Bobo因其他事件接受訪問時順便也告訴了記者。也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如Miki 和Edwin。他們都是年輕人﹐屬於像社會說的80後或90後﹐最近開始關心社會事件的年輕人。

我們的家長唱了很多歌。最先唱的是福建歌﹐後來唱六、七十年代的普通話革命歌曲。大家的精神為之一振。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絕食日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