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家庭……沒有遺失的堅持〉──路,是要3隻腳或以上行出來的……

彩鳳 記於20081.29 居留權九年抗爭時

親愛的:

129晚上見到你…真好。

我當時因為要忙著做燭光晚會的小司儀,所以不能詳談,只擁抱了你一下。

因為想邀請不同年代年齡的居留權朋友出來分享,當時只懂著緊地想問你會不會出去講兩句,然後你說:「我不出去講了,講起會很感觸…怕會喊…我只會平時幫家長打字寫信…」

繼續閱讀,請進入→

然後身邊的家長林道成指著我說:「唔緊要喇,今日佢係禮賓府都講到喊…」

知道你傷風咳,不舒服,也不勉強。

知道我自己年年不願意公開講幾句關於居留權,是怕自己情緒失控……

今年,明知自己會講到喊都要講,是因為知道出來的家長子女越來越少了,自己更加要講些說話,不可以躲起來…亦因為今年更實在被出來的家長子女感動激動了…

九年了…2008129下午1:30在灣仔入境處集合預備3:00正遊行去終審庭時……聽到家長都互相問候,問她他她他來不來,家長都說她他她他:

「隻腳唔好,黎唔到!」

「腰酸背痛,來唔到!」

「返左大陸過年…」

「我先生過了身…」

九年了…今天在終審庭門口看著二十多個年老的家長想嘗試推開長長的鐵馬(鐵馬後二十多個大大隻的警察立刻過份緊張地”保護鐵馬”!)……一邊叫喊:「李國能出黎!還我一二九判決!」看著鐵馬半倒,也看見家長差點趺倒……我的心差點跳出來……自2003年開始每一年都跟她他們一起遊行的我,從來未見過這班家長們這樣……(以我所知,之前是有兩個家長會的,而這個家長會是相信必須要 堅守以和平理性的方法去爭取到底的……)

其中有一家長入去了,被警察拉趕著,我手上什麼都沒有,只有和另一家長跑跟著她……

警察放開那位家長後,我趕趕急急去找人拿dv 機……溜到鐵馬和家長之間,希望拍攝著警察,希望警察不敢亂來,同時,嘗試以自己的身體令家長受傷的機會減低,同時,因有些家長是講福建話不懂廣東話,我 立即盡量用揚聲器翻譯家長的心聲……這些65-80歲的家長大都是七十至八十年代香港工廠業大發展時,從福建來香港努力打工的基層,由於她他們都差不多三 四十歲才來香港,可能較難學廣東話,更真實的因素應該是當時加班加得厲害,每天幾乎只是開工開工再開工,而工廠很多都是同鄉,根本很少其他生活機會去練習 廣東話……有些會聽會講,有些會聽不會講,有些是不太會聽也不太會講……

她他們一邊用福建話或福建式的廣東話叫……有行動不便的婆婆一邊喊:

「九年喇……我地受盡折磨九年了……」

「政府睇唔起我地d老人家……」

「你講咩合理和平手法,九年喇……我地都和平……有咩用,你地政府都唔用我地講道理……」

「件事政府做錯,應該出來解決……」

「當年係你地判左我地有居留權,比返我地,李國能出來…香港政府出來……」

「根據基本法二十四條,我地係有權,政府講大話扼香港人……」

「阿sir!你都有爸爸媽媽,你地咁做有冇良心架?!」

「阿sir!你地都係人地既仔女,你地咁做有冇良心架?!」

「九年喇!如果你再唔解決,我地就集體自殺!」

「九年喇!如果你再唔出黎解決,我地就做件轟動全球的事……」

九年了…這班今天仍出來的家長…之前的幾年是每星期四次上午9:00至下午6:00到入境處、政府總部、禮賓府、中聯辦或遮打花園抗議靜坐或遊行集會……到現在也最少一個月三次的遊行集會……每一次都是依足警方的指示……正式申請的遊行……行行下被指示行上行人路就行上行人路……她他們都從來沒哼過半句的家長……

之後,遊行到禮賓府時,居大的甘仔說:「九年喇!今日仍然有100多個人出來遊行,真係好高興,為大家自己拍手!大家要知道而家仲有四個會係堅持緊,包括今日出黎既你地──爭取居港權家長協會,仲有居留權委員會、居留權大學和8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甘仔簡介了其中三個會,我就必須講下8樓:「我叫彩鳳,仲有果邊幾個推音響的朋友,我地都係來自8樓的,由99年開始, 我地8樓唔同既朋友每年都會同大家一齊,以後都會,只要你地一日仍走出黎,我地都一定會一齊出來,亦都係呢度多謝你地九年來為大家既堅持……所受既,同所做既……」沒有辦法講下去了…

去完禮賓府,家長們就走下山坡……到遮打花園等晚上的燭光晚會……途中,我見幾個行路不太方便的家長……我一一過去叫她們慢慢行,不用急,又問她們要不要幫忙拿東西,讓她們行得舒服點,其中一個堅持要拿著「還我居留權,還我一二九判決!」的示威牌,她說:「不怕,我有一把傘子,可做柺杖。」差不多到遮打花園的交通燈位,仍有封路,已是紅燈,有一個家長以為要急急走…另一家長笑說:「唔怕喇,車埋喇仲好……咁就解決左!」

九年來…因中聯辦的分化,今年出來的人真的減少了。1999 年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單非法地剝奪了居留權子女的居留權,一家人的權利,多年來的官司捉拿抹黑逼迫…令家長子女都生活在恐慌悲憤憂鬱中……什至不斷洗出橫手 欺騙居留權人士,分化居留權運動的力量……中聯辦介入……2004年前後入屋大捉捕到去年多了一個家長會轉向了……極可能不再出來走到街頭抗議爭取。當權 者的介入,分化和謊言……是令人多麼恨、既心痛、又無奈……!當權者明知道爭取居留權的人最想要的是「家庭團聚的基本情感」,只要家長子女一日仍在,實際 上團聚的需要是不會自動消失的,家長子女一定會想盡辦法的團聚的……只要有絲絲團聚的希望,她他們就會嘗試,有些也會相信了當權者的謊言──「不要走上街 爭取,我們會攪掂!」。我本人當然希望堅持到的家長和子女……仍是以走出街頭抗爭,明正言順奪回本就屬於她他們的居留權,但若果中聯辦真的解決到她他們團 聚的需要,我也會理解她他們不再走出來爭取的現實需要和考慮……。但最可恨和憤怒的是當權者只是一種欺騙……什至利用居留權的人去拉票等等卑鄙到極的事情 (去年,有說幫葉劉淑儀拉票的,可能有機會拿到居留權,而葉劉本來就是當年剝削居留權事件的一只棋子官員)!

九年來…亦聽說有家長子女憂鬱自殺病身亡……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被遺忘的家庭卻不是在家空等著的……今天3隻腳的家長仍激動地說:「我們應該繼續走出來,以『正途』,不要被分化、不要被騙、不要傻比人利用,亦不是為了一個人的身份証爭取,團結……要羅就一齊羅……爭取到底!」

九年來…129 的行動都是下午遊行至晚上燭光晚會10時許,今年,家長們說怕我們支援的人辛苦,想早點開始和完結燭光晚會。幾年都有一些有心人或團體負責團年飯,今年的 確出來的人和支援的人可能都少了,亦由於這個仍堅持的家長會沒有亂收會員費,都沒有資源,眼見家長們都是自備小槢椅坐在一旁「食麪包」和食水,我生怕天寒 地凍家長們不能支持到太夜……。晚會在9時半許完結……家長會的家長將遊行物資收拾好在「手拉車」預備坐公車帶回家時,跟我說:「不用擔心,我們都習慣 了!」家長又說:「以後其他團體或人有咩行動有咩需要,記得找我們,我們都可去支持下!」

今 年,很多家長尤其是頻頻地多謝來支援的人,家長們互相批評提醒鼓勵要繼續用正途爭取,更笑說:「大家要爭氣,你睇聲援既人仲多過家長……」亦有家長說: 「我們要為自己出來堅持而驕傲,不用多謝其他人的,爭取到的話是我們應得的。」對!亦正如有支援的朋友說:「我們不是來幫你們的,大家都是香港的一份子, 大家都是為著公義和社會好,走著同一條路,參與居留權運動的人的堅持,亦支持著不同運動中堅持的人!」

親愛的,彷彿多年來居留權運動中的感情、矛盾、生離死別和簡單的大大個理據……都令我自己無法逃出憂鬱之中……彷彿是一個機關……129 早上出門之前,自動打開……哭了一大轉,想使令自己不會在途中失控……結果……見到你你你你你你和你……仍是要為大家都仍在而感動地哭一場,更要為經過九 年的折騰仍在的家長子女……什至為來自各方參與居留權運動的人而感動地哭一場……為明知路上困難而艱辛,但仍不會放棄,仍會繼續向前走下去的你我,來一個 擁抱,打打氣,更用力去堅持,只要還有一張嘴一顆心,就有力量參與居留權抗爭。

居留權教懂我的是──路,是要3隻腳或以上行出來的……

親愛的,下次行動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3) 居權感受分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