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留權運動17年 l 六二六燭光晚會]

[攝影l 居留權小學同學]

| 發表留言

即時[遊行完,已回到遮打花園, 預備燭光晚會]

居留權運動17年

每年六二六,總會有些人前來遮打,看看煙火探探頭,他們可能是團體朋友、家長子女、老師學生、講古人聽書者,又或和地球任何角落任何人,既然有人仍然掂掛,既然有人持續給力,不如以不同形式進行交流,再看可匯聚什麼!
~還我子女居港權 一個不能少 ~

攝l 居留權小學同學

13533054_10157112105185442_3478278737743208045_n

| 發表留言

626 [十七年] 遊行

起步

626遊行途中:當"居權"遇上"移工"

記得2011年, “移工團體"拉隊到遮打花園燭光晚會, 支持大家!

攝影l 居留權小學同學

| 發表留言

~反釋法 反謊言 反拖拉~

2016年626 政府總部集會 [十七年爭取 堅持到底]

攝l居留權小學同學

 

| 發表留言

六二六[17年] 居權爭取活動

反對釋法歪曲法律原意 十七年爭取 馬上還我家庭團聚

^背景^

99年1月,終審庭判決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可按基本法取得居港權利。然而,香港政府謊稱有167萬人會湧到香港,打破法治提請人大釋法,至6月26日人大常委推翻終審庭判決,令大部分港人內地子女無法與家人團聚。

~~反釋法 反謊言 反拖拉~~

 

^遊行^
日期: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時間:下午2:30
集合地點:政府總部
內容:遞請願信给立法會、保安局及入境處。
約3:30pm 起步遊行。政府總部——上天橋到大古廣場——沿皇后大道中往遮打花園方向遊行至終審法院。
約4:30pm 遞請願信给首席法官馬道立。

~~廢除年齡限制~~ ~~ 要求馬上家庭團聚~~~

 

^燭光紀念晚會^
時間:晚上7:00pm
地點:遮打花園
內容:
7:00pm 開始及播放短片
7:15pm 嘉賓、團體、個人發言時間
7:45pm—9:30pm 各類交流活動同時進行

每年六二六,總會有些人前來遮打,看看煙火探探頭,他們可能是團體朋友、家長子女、老師學生、講古人聽書者,又或和地球任何角落任何人,既然有人仍然掂掛,既然有人持續給力,不如以不同形式進行交流,再看可匯聚什麼!

~~還我子女居港權 一個不能少 ~~

2016 626 mama

 

| 發表留言

1.29 十七年

12592564_10156479198390442_567190657170618785_n

圖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轉載: 〈2015年6月26日‧居權六二六十六年祭‧照片報導〉

〈2015年6月26日‧居權六二六十六年祭‧照片報導〉

六月二十六日,是「港人爭取內地女子居留權運動」(下稱”居權運動”)的一個黑暗的日子。人們永遠記得這一天。

1999年6月26日,港府偽造數據,推導社會歧視,越過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會重新「解釋」基本法,推翻終審法院同年1月29日的「一二九」判決,剝奪這群香港家長的內地子女的港人身份和居留權利。

十六年來,這群被不公政策拆散的家長和子女,一直在克盡自己一切的力量,去爭取社會公義的回歸,寄望有朝一日,他們被拆散的家庭終能重新團聚。

然而社會遺忘了他們。在傳媒和公眾附和完政府那堆歧視的虛假數據之後,在政客利用完他們之後,在他們的家庭被「新法律」永遠地拆散之後。沒有人願意再記起他們。

儘管政府早在多年以前已承認當年的「估算」與「實際情況」有「一點出入」。

2015年6月26日,六二六十六年

「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下稱家長協會)的一班家長和子女,中午遊行至「前特首辦公室」及「中聯辦」遞信,要求兩地政府取消歧視性的而且毫無道理的「十四歲」年齡規定,馬上執行政策,安排「超齡子女」﹑「超超齡子女」以及一眾情況各異的受「人大釋法」影響的居留權家庭,來港團聚。

並於晚上在添馬立法會停車場舉行「六二六十六年祭」集會。

不同社會人士到場參與﹑支持及發言。

有朋友在集會上諗出「走訪居權工作坊」系列訪問中的「許伯的故事」,其間說到,在問准許伯讀出他的故事的時候,今年已經八十歲高齡的許伯說,「我快要死了」。

我們知道,居權運動中有許多老人家,在過去十六年的磨難之下,已經再也等不到「家庭團聚」的一刻。

而到底,我們這些幫凶的人,還要厚顏無恥地虧欠他們多久?

2015-7-2 難民稻子
(禁止相片被任何形式的「再使用」,必需本人親身自授權)

附:
家長協會致前特首及中聯辦的信

一,致:前香港特首董建華
由: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居留權委員會、居留權大學
日期:2015年6月26日

敬啟者:
我們是1999年1月29日贏了官司爭取居留權的家庭,我們的子女本來已經全部可以同我們家庭團聚,可是因為你當時政府要求的人大常委會釋法,使到我們喪失了家庭團聚的機會。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說會有一百六十七萬人會湧來香港,搶奪香港人的飯碗,但是保安局說現在最多只有幾萬人在這幾年間來香港,我們想問那一百六十萬人去了那裏﹖我們知道你當時的決定是其他政府官員的建議,所以希望你能在這一次真係能夠發聲,補償回這些家庭比剝削的權利。最近見你在電視及報紙上都為了政改而出了很多聲音,我們都好希望你能為居留權事件而出聲。我們上一次來見你的時候,你說你會將我們的資料交給中聯辦,不知道你有沒有找他們呢?那時他們給了你甚麼答覆﹖現在兩個政府在2010年宣佈香港會跟隨澳門政府,讓我們的子女可以有家庭團聚,可是過程卻十分緩慢,及只是讓爸爸媽媽來香港時讓十四歲以下的子女申請,十四歲以上的就不可以。另外,我們又知道,在1999年至現在入境處還有十一萬的名額未用。如果現在把名額交給我們,居留權事件會完滿解決。你現在年紀也大,知道我們爸爸媽媽的痛苦,他們不可以再等,他們想子女在他們的身邊,希望你能為此事而發聲,使到居留權事件能得到一個完滿的解決。
這是我們的聲音。

二,致:中聯辦
由: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協會、居留權委員會、居留權大學
日期:2015年6月26日

敬啟者:
我們是爭取居留權子女的家長,我們代表子女給中國政府一封公開信,因為我們每一次接觸香港政府,商討解決居留權事件,他們都說要等上面的決定,似乎現在是你們決定我們家庭團聚的時間。大家知道2010年兩個政府宣佈子女能得到香港居留權,可是只讓爸爸媽媽來香港時為十四歲以下的子女申請。其實在1999年1月29日終審法院的判決,沒有分開十四歲以下或十四歲以上的小朋友,而政府的寬免政策,亦沒有分開十四歲以下及十四歲以上,所以我們在一個也不能少的精神下,希望你們盡快處理十四歲以下香港人的子女來香港,接著宣佈十四歲以上的都可以申請。因為你們兩個政府宣佈計劃之後,已經過了五年,行政程序還是十分緩慢。我們的家長愈來愈老,他們很想在他們離開世界之前,能夠家庭團聚。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來香港的申請,由1999年到現在,香港入境處已經儲蓄了十一萬個空的名額。如果這些名額能給我們,居留權事件便能完全解決。最近香港經歷了一場民主活動,政改投票的方案,大家也十分關心。其實民主不只是選一個特首,民主亦是保護人民權利的方法,所以我們也希望香港及全中國,也能有真正的民主,有一個新的社會氣氛。希望中國政府能盡快解決居留權事件,尤其是給14歲以上的子女能盡快來港。
這是我們的聲音。

張貼在 9) 居權家長行動消息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