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26行動│居權至今十五年 釋法暴力阻團圓 白髮蒼蒼望重聚 還我子女居留權

10365436_10203640401546468_3088441417512265779_o

近日中央政府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很多人認為是違反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大家又否記得,早在十五年前第一次人大釋法,兩地政府已確實踐踏香港司法獨立?

1999年,香港政府先用謊稱「會有167萬獲居港權人士來港,香港不能負荷」,在社會製造排外情緒,乘此提請人大釋法,於626日釋法,推翻終審庭在1999129日「所有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均有居港權」的判決,剝奪一班港人子女的居港權。及後一班家長子女展開持久抗爭,爭取應有的居港權,至今十五年未息。

由於爭取人士多年的堅持,政府於2011年實施新政策,容許「超齡子女」(即在其親生父或母於2001111日或以前首次取得香港身份證時,未滿14歲的內地居民)申請單程證配額。然而措施實施三年以來,因政府的刻意拖延,受惠於政策的子女仍有大部份未獲安排。此外尚有新政策未包括的人,至今並無任何途徑可申請來港家庭團聚。

據立法會秘書處20142月文件〈內地居民來港家庭團聚的出入境安排〉所述,過去10年累積約8萬個單程證餘額。即是說,在考慮到香港承受力之下,港府仍有能力,給這些子女他們應得的居港權。15年來,不少家長在爭取過程中離世,仍在世的家長亦已年紀老邁,難再久候,安排他們與家人團圓刻不容緩。

今年626日,爭取居權人士及支援朋友會一如以往,在遮打花園舉行晚會,記住這個踐踏法治、剝奪市民應有權利的日子。我們呼籲各位關心香港,也支持人民爭取應有權利的朋友,一同參與晚會,反對不義,並要求政府盡快批出來港名額,讓家庭團聚,一個不能拖,一個不能少!

當日行動:

灣仔入境處遊行往金鐘政府總部

2:00 PM-灣仔入境處集合

3:30 PM—灣仔入境處遊行往金鐘政府總部

遮打花園燭光晚會

7:00 PM-7:30 PM 放映居權紀錄短片《只隔一江水》

7:30 PM-9:30 PM 音樂分享、個人或團體發言

 

張貼在 9) 居權家長行動消息 | 發表留言

居留權口述史系列|辛苦一生,子女無權︰施婆婆的故事

訪問及撰文:jennifer tai, yendy chan, 小草

她,來港二十多年仍未能與子女團聚。

她,十四年來苦苦堅持仍未得到結果。

她,這些年來對子女的思念有增無減。

她是現年76歲來自廈門石獅的施婆婆,育有三女兩子。在內地生活時,施婆婆一家是屬於生產大隊,每天辛苦耕種但得到的永遠不夠一家人維持飽足生活。因此,施婆婆的先生於1978年便離鄉別井,為求令家人能擁有更好的生活質素,便到香港找工作。到香港後,在淘大的醬油廠工作,定期寄錢回鄉,每年只能回鄉一次,而施婆婆則與家婆在內地照顧孩子。當時,施婆婆40歲。

相隔九年後,施婆婆才申請到香港與先生相聚,但是當時政府卻不容許內地人帶子女一同來港,因此,施婆婆能與先生重聚,卻又要與子女分離,幸好子女已長大,而且兩女已婚 ,皆能照顧自己。來港後,施婆婆於工廠剪線頭,幫補家計。在來港首十年,施婆婆先後住在牛頭角木屋、啟德木屋以及啟祥木屋,三次都因清柝而被迫搬遷,政府沒有給她們家什麼補償安置。

八十年代的木屋區
1989年,終於得悉能夠申請一名子女來港,本來施婆婆計劃申請大仔來港,但由於細仔十分渴望來港, 因此大仔決定讓弟弟先來港。期後,大女及二女也因丈夫的關係能夠來港生活,大女兩夫婦及二女皆在大工廠,而二女丈夫的工作是裝修師傅。

後來婆婆終於在52歲時獲配公屋單位,結束了長住長拆的生涯。可是很不幸,這間公屋卻被細仔在未經婆婆的同意下擅用作買居屋,婆婆因而無奈搬往大女觀塘住所與大女一家人同住。這段期間,施婆婆的丈夫亦不幸離世。

直至 1997 年施婆婆得鄉里告知,子女若於同年 7 月 1 日後來港可得居留權,因此大仔與細女便於 7 月 13 日一同來港,希望一家人能夠再次同住,但是當時有關政策十分模糊,等了一段時間他們仍未能得到居港權。後來,大仔因怕會被拘捕而返回內地,細女則繼續留港。1999 年 1 月 29 日終審庭判決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擁有居港權,而同年 6 月 26 日,港府在製造 167 萬人踩沉香港的恐慌後啟動人大釋法。釋法之後,在壓力下港府仍給予一個「寛免政策」,即在 1997 年 7 月 1 日至 1999 年 1 月 29 日終審庭判決期間曾逗留在港並曾向港府聲稱擁有居港權的人,便可獲居港權。這個政策有約 3700 人受惠,但卻未能惠及施婆婆的子女。

2011 年,爭取十幾年後,港府終於讓步讓部份港內內地所生子女來港,方法是透過過往十年,每天 150 個來港定居名額中用剩的名額,安排部份人來港,爭取居權人士叫這做「超齡子女政策」。獲得資格須同時符合三項標準,但標準卻不知如何訂定,有點像中彩票一樣:1) 父或母在 2001 年 11 月 1 日前已取得身份證 + 2) 當時該名子女仍未滿十四歲 + 3) 父或母在 2011 年 4 月 1 日仍健在並於香港生活,三個條件齊備下,該名子女才能獲居港權。

施婆婆表示細女其實符合超齡子女新政策,應該能夠擁有居港權,於是決定開始為女兒爭取居港權,並因此而認識了甘神父和朱老師。不過,其實,早在 2002 年,施婆婆也曾到遮打花園靜坐,婆婆認為時任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對居權事件態度差,只不過被家長包圍要求對話了十分鐘,便叫警察清場及拘捕無身分證人士。細女於留港七年後因老爺過世返回內地,由於當時未能領取香港身份證只有行街紙,所以不可再次返港,施婆婆至今仍堅持以近八旬高齡每月遊行三次,為子女爭取居港權。

婆婆表示希望子女來港是因為想他們可得到較好的生活質素,因為比起內地,香港除了有較好的民生政策外,更重要的是更自由更民主,少貪污。回想多年來爭取居港權的過程除了感辛苦、為未能與子女團聚感到心碎,亦因政府模糊不清、透明度低的政策感到憤怒。最近兩年施婆婆再次獲配一個與二女住所較近的公屋單位,與現職電梯技工的外孫同住,並有領取長者生活津貼。現時,每年年尾,施婆婆都會與兩個女兒回內地探望其他子女。婆婆現時常因思念內地子女而失眠,盼關心自己的子女能夠在身邊與自己共渡餘生。

施婆婆與丈夫在香港挨足一生,香港給他們的,卻是不斷拆屋清場和子女離散,到底,我們是怎樣看待基層市民的權利的呢?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4/02/07/roau4/?relatedposts_exclude=3359

張貼在 0) 最新:居留權口述史系列2014 | 發表留言

轉載│港人內地子女爭居留權15年 促撤年齡限制讓家庭團聚

 2014-01-30 黃梓汶

(獨媒特約報導)對渴望團聚的家庭來說,1月29日是個意義深刻的日子。15年前的今天,終審法院裁定港人內地所生的子女有權在港家庭團聚。同年6月,香港政府首次提請人大釋法,推翻法院的判決,令港人內地子女不能擁有居港權。昨日,約40名爭取內地子女居港權人士齊集於灣仔入境處,一同遊行到金鐘政府總部,向特首、官員及多位議員的代表遞交請願信。遊行隊伍敲打大鼓,拉起橫額高喊「釋法可恥,還我居港權,還我家庭圍聚」丶「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拖」等口號,要求政府尊重終審法院在1999年1月29日的裁決,撤銷年齡限制,讓所有港人內地所生的子女來港團聚。

CIMG5268
圖:甘浩望神父

家人團聚不分年齡 尊重人權禆益社會

遊行隊伍到達政府總部後,曾組織絕食抗議行動的甘浩望神父(甘仔)表示,在15天前(1月14日),團體已率先「佔中」,一直留在政府總部外靜坐及派發單張作宣傳,爭取港人內地所生的子女可在港與家人團聚。甘仔表示,團體會繼續堅持,爭取家庭團聚的基本權利,並認為過去15年來的堅持有成果,令政府在2011年4月時推行新政策,接受8萬個「超齡」子女,即當時在內地而且仍未滿十四歲的子女來港團聚。但他批評政策以子女年齡為限,並不公平,建議兩地政府應撤銷有關的年齡限制,因為不論是14歲以上或以下,他們也是港人所生的孩子,應享有家庭圑聚的權利。他指出當人權受到尊重,將不止部分家庭受益,而是對全港社會,甚至中國都會有正面影響。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代表批評政府口說支持弱勢,實則無誠意處理事件,處理新政策的進度十分緩慢,過程又不公開。現在仍有4萬多個名額等待批核,學聯要求政府善用餘額,盡快安排港人子女來港團聚。

2011年推新政策 證釋法錯誤

香港政府於1999年終審法院作出判決後,錯誤估算來港子女的數目為167萬,藉此於同年6月首次尋求釋法,推翻終審法院原有的裁定。甘仔指新政策反映當局承認當年釋法的決定錯誤,令很多家庭冒受分離的痛苦。實際上,合資格來港的子女只有數萬人,不少家長因當年釋法後的決定,至今仍未能與內地子女共聚。甘仔認為香港政府官員常誇大來港人士對綜授、工作機會等的負面影響,「故意製造社會的反感」,除了內地子女,同樣的處理手法也應用在雙非、綜援及外傭Erwiana的案子上。

CIMG5297

82歲婆婆盼一家團聚

遊行隊伍中,不少是年紀老邁的家長。步行到政府總部後,他們都累得坐下來休息,但仍堅持落力地大聲喊口號。八十二歲的林婆婆是其中一名家長,她指「香港咁做唔岩,好陰公」。林婆婆育有三子,只有一名兒子居港,其餘兩名兒子因當時剛滿十六歲,不符合資格,被拒絕申請來港。她指法例有灰色地帶,當時丈夫在港正在辦理手續,等待發放正式身份証,令兩名兒子錯失來港團聚的機會。她指現在只能每四個月,靠兒子以單程証來港才可見面,自己因身體狀況和經濟條件所限,不能來往內地探親。她希望政府安排子女來港,一家團聚。

CIMG5291
圖:特首梁振英派代表接收請願信。

編輯:劉軒

原文刊於http://www.inmediahk.net/1020530

張貼在 9) 居權家長行動消息 | 發表留言

居留權口述史系列| 自主女兒的代價:黃女士的故事(一)

轉載自  / 一月 28, 2014

編按: 早前學聯、居權大學、自治八樓等關注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組織,舉辦了一個[走訪運動中之長者 - 居留權訪問工作坊 ],想留下長者們的口述史。這是很多香港人遺忘了的歷史,也是香港的重要歷史一部份。由於特區政府當年一句謊言,說有167萬港人子女將來香港,大量香港人亦聽信了這個謊言,帶來大量排斥和不幸,由於港人的排斥,最終給了中共和特區政府一個「人大釋法」的先機,打開了香港不能自治的開始。

今週年廿九就是129終審庭判決港人內地子女享有居港權的十五周年,故今週草根.行動.媒體便出版工作坊的部份訪問,希望大家能透過故事更了解事件。這些故事展示的,不單有中港,還有貧富,還有性別,一個人的一生,又豈是「居留權」三字可代表?

訪問及撰文:yendy chan、jennifer tai、小草

 001

自主女兒的代價:黃女士的故事(一)

黃女士現年59歲,是福建南安人。

她是港人爭取內地所生子女居港權事件中的子女,她與她的父母已連續為黃女士的居港權問題爭取超過10年,但仍未見有曙光。

黃女士的父親於六年前過世,母親與她繼續爭取她可以留港。現時她與她八十三歲的母親同住筲箕灣一公屋單位。黃女士沒有香港身份証,只能靠行街紙以留在香港,並且需要每四個星期到入境處報到。

自1999年始,黃女士便已住在香港沒有回鄉,但手持行街紙的她不可以工作、不可以申請任何福利資助。她說:「早前清潔家居跌倒,頭頂腫了一大塊,但因為無身份證無法在政府醫院看病,要找私家醫生,用了二千多元,但政府醫院五百元就可以了。」 她和媽媽就只靠每月二千二百元的長者津貼維生。雖然姐姐和四弟都在港生活,但他們都需要照顧自己的家庭,無法給予媽媽經濟上的支持。

貧窮地區的無奈經濟圈

黃女士小時侯一家住在福建南安,以務農為生,主要種植稻米。可是,黃女士一家與其他農民一樣,收成要歸生產隊所有,然後以四個月一季分配糧食,但其實份量不足以維持四個月,生活非常艱苦。有時農忙更要加班至晚上,在缺乏燈光的情況之下,他們只能靠月光作為照明,繼續田裡的工作。

華人的遷移史其實已有很長的歷史,黃女士的祖父母很早已去了菲律賓找生活,做點小小的生意。同時,像黃女士祖父母一樣嘗試飄洋過海到南洋找生活,寄錢回家幫補生計的,在南安也不少。黃女士一家當時的生活,有部份就是靠住在菲律賓的祖父母寄錢回鄉,她們才僅僅足夠維持生計。

1970年代,英殖民政府對內地申請來港的人很歡迎,連對偷渡的也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的抵壘政策,其實也是因為華資英資發展工業,要大量的年青力壯的勞動力。大量內地人民,因內地生活貧瘠,又或像黃女士一家,勞動度與實質所得相差太遠,覺得十分不公平,而企圖越過邊境來尋找較合理的生活。正因如此,香港才有所謂經濟起飛。

黃女士的父親、哥哥及四弟,就在這種背景下,自1972年起陸續成功申請來港。1980年,黃女士的五弟和母親亦申請移民澳門。從此一家便遺下她一人在福建。

待續→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4/01/29/roau2/?relatedposts_exclude=3369

張貼在 0) 最新:居留權口述史系列2014 | 發表留言

轉載│永隔一江水——居留權十五年

2014年1月29日 12:07

中港矛盾漸次升溫,主流社會對「新移民」充滿排斥、標籤與偏見,甚至乎將新移民成了萬能藥,把香港各方面的制度問題如公共房屋短缺、醫療資援不足、福利保障缺乏,疑似資源不足的問題,都歸咎於新移民出現,彷彿只要沒有新移民,所有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香港好窮?

 

香港根本非常有錢,2013年香港的外滙儲備是3112億美元(by wiki),全球排第9,一個小城市,儲備比起德 (第11)、法(第15)、美(第18)這些大國家更多。我們錢多到要退稅、要派錢,政府年年散佈消息擔心財赤,事實上人多了也養得起,更好的福利也足以應付。是政府水浸卻不去用,而不是沒有錢。資源當然從來都無可能是無限,可是資源不足的說法,也絕對不是事實。我會疑惑,政府成日呻窮,又話會財赤,這樣引發恐懼,難道不是管治手段的一種?

自有永有的香港人?

 

 另一方面,甚麼才是「香港人」?甚麼是「新移民」?定義從來都含糊,並且與史糾結在一起,隨著政府政策及政治因素等不停轉換。中英聯合聲明、抵壘政策、吳嘉玲案、人大釋法等等,這些因素都是影響著何謂「香港人」的定義。然而每次政策轉換,都是把人分類,劃一條界,於是總有些人被劃在界內,有些人跌了出界外。所謂「新移民」,在這些轉換之間跌入政策漏洞沒有被照顧到,就被劃走了。

其中一個例子是,十五年前,即1999年1月29日,「吳嘉玲案」在終審庭判決,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擁有居港權,後來港府急忙提請人大釋法,將終審庭判決推翻,最終解釋指出生時父或母都未成為香港居民的人士沒有居港權。

由那時候開始,這些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及家長,展開了漫長、沒有限期的爭取。可是由於政府誇大將會來港數字,加上傳媒的炒作,挑起了「香港人」(其實即是舊移民) 的不滿。既然是港人所生子女,事實上也是「香港人」;所以其實不是中港矛盾,而是港港矛盾。許多家長已七老八十,一生人的願望都只想骨肉團聚,勞碌一世,老來孤苦無依;至於居權子女,則由年輕步入中年,最好的時光都在等待中渡過。這中間無論政府與傳媒,都有份把他們推向邊緣。

最近去訪問一個家長,兩個老人的年齡加起來有5個我。他們的兒子在79年因為超齡無法來港,一家五口,只剩他一個人在內地。直到99年來港爭取居港權,卻在1年後突然癌症病發,肝臟出血,送到醫院急雖救保住了性命,但也需要長期醫治。入境處說,不可以留在香港,回內地醫吧。可是內地的醫療極不完善,也需要不停付錢買通醫護人員才可得到基本照顧。過了幾個月,2000年的時候,他就過身了。過了幾個月,他的媽媽患上同一個病,天天出入醫院。說到這些情節,難免老淚縱橫,耿耿於懷79年無法把兒子帶來香港一起住。兩個七八十的老人相依為命,臨去前最大心願是可以讓孫和兒媳送來香港照顧自己,「好想佢快D落到黎,我都老啦」。無法達成的心願,只能用這種方式做心理補償。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遇上很多困難、爭扎。體制、社會的主流意識、價值等等,創造人的生存條件,於是在這種條件內掙扎的「個人」選擇,其實並不是那麼「個人」。它可以讓某些人一生順風順水,也可以催毁人的一生,如果你得益,是因為幸運。一句「蝗蟲」、「落黎香港做乜」、「新移民爭福利」,不過是一句話,多麼輕鬆,又多麼涼薄。幸運兒,別人背負著的,可能是一個地獄。

張貼在 4) 居留權感受分享 | 發表留言

2014年129晚會

轉自難民稻子│https://drive.google.com/folderview?id=0B5G6cNAqdtAdenFIOGlFSVRHLVU&usp=sharing

DSC07302A2

 

 

 

 

轉自gogo│

明愛學生 以歌聲聲援爭取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

1546418_10152213792736942_501823143_n

張貼在 5) 其他支援居權人士行動 | 發表留言

轉載│十五年前的學運:記錄於參與居留權運動

香港獨立媒體網  [週三 2014-01-29 羅冠杰]

十五年前的學運:記錄於參與居留權運動

(圖片來源facebook event)

受訪者:陳敬慈(1999年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在阿慈的回憶當中,居留權事件是一件突發事件,未有在政綱內提及。上莊後不久,就有數百名居留權子女在當時的政府總部靜坐。當時社會氣氛是不給這批人產生同情,但主流講法都因這是一個綜審法院的判決,是無可能推翻,當時亦沒有提出任何人大釋法的建議。

當時民主派的陣營及社會運動的陣營一開始都較一致,認為綜審法院已經作出了判決,無論如何也要落實,只是要如何落實。港大學生會會上包括已畢業的學生回來討論是次居留權事件,主要以法治及人權為討論重點,但無論如何,也是要去支持是次運動。

因此,其後港大學生會拉橫額到政府總部,為是次運動作出支援、發言打氣。慈回憶起當天,數百人在政總,下著雨,又濕又凍,各人都走到樹下避雨,場面十分淒涼。回到校院後,學生會亦有透過群發電郵希望各位同學可以捐贈衣服或被給居留權的家長及子女。

其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內,香港大學學生會及中文大學學生會將是次事件帶到學聯去討論,在第一次常會後眾人就走了政總聲援家長,其後亦有在不同院校內舉辦講座。當政府推出一百六十七萬的虛假數字後,學聯在立場覺得要在社會上扮演支持弱勢的角色,與當時甘仔、家長會、居留權委員會、人權監察以及部分議員等去支援整個運動。

當時主要的港大及中大學生會嘗試將傳媒焦點由家長及子女本身轉移到整件事上,例如連續數天舉辦遊行及坐在政總門口嘗試阻止行政會議的開會,亦試過拉大隊去立法會抗議及留守。期後亦試過在會議內,當政府提出人大釋法時,嘗試帶同花圈象徵法治之死,衝入去立法會內。而學聯亦舉辦過連續數星期過千人的遊行集會。學生成功在是次運動中爭取到參與討論的機會,去和大眾講更多為何要支持這場運動的理由。而同時,當時行得較前的學聯亦使運動可參與及討論的空間擴大,令不同團結有空間進入這場運動內。慈回憶當年港大學生會甚至借出多部電腦到政總,協助人權監察幫家長及子女做一個個人資料的登記,並想即時透過法律程序幫他/她們申請居港權。當時學聯亦曾在三四月時派出三名代表前往北京請願,學聯的會所亦長期借出給予爭取居留權人士開會。

不斷的行動直至當年六月二十六日人大釋法後,成個運動似乎已經形成定局。學生會的身份亦似乎沒有介入的位置,當時學聯只能夠透過個別同學繼續協助,主要已經是處理案件,case by case地處理。

節錄於學聯報

筆者後語:「居留權事件已經到了第十五個年頭,參與這場運動的並不只有家長及家長在內地所生子女,而當年,一班抱著為人權為公義為弱勢爭取的學生也是運動中的參與者。十五年後,大局似乎已定,但這場運動卻仍未到結束的一刻,有很多問題仍未解決。但作為學生十五年前,運動的高峰,以及十五年後,要如何參與這個運動,如何去推動運動的延續性,以什麼身位再次進入運動是值得我們去思考。亦希望各位能夠在本年一月二十九日晚上七時半前來遮打花園支持這班家長。」

原文刊於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0509?fb_action_ids=10151826233202522&fb_action_types=og.likes&fb_source=aggregation&fb_aggregation_id=288381481237582

張貼在 4) 居留權感受分享, 5) 其他支援居權人士行動 | 發表留言